1. 信譽移動電玩城|經年裏,記憶的馨香

          • 時間:
          • 浏覽:3979次
          • 來源: 比特網

             讀罷傷感的結尾,刹那間的喜怒哀樂彌漫心底。晦暗的年月在永恒的輪轉,沒有一個日子可以作爲鮮明的開端。只有一個團隊的名字留在信譽移動電玩城的記憶中,如同古老的時間定格在那場抗日戰爭。
             戰爭離我們是遙遠的,可那個年代還是尖銳地刻了下來,就像手掌中的紋路無法抹去。如果要問我究竟從哪裏來,到哪裏去,答案是模糊的。畢竟隔了七十年的風塵,我們已經看不清他們留下來的痕迹,可我們可以摸索他們走過的道路。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裏的我們,偶爾會垂頭喪氣,偶爾會厭惡生活。但我們不必每天心驚膽戰,不必擔心炸彈在自己身邊爆炸,不必擔心大屠殺帶走我們風華正茂的生命。
             烽煙四起,此時的世界沉浸在黑暗之中。哭泣聲,尖叫聲,怒吼聲,其中夾雜著槍聲,“啪——啪——”。心漸漸的沉靜下來,耳邊是他們的回聲,眼前是他們的目光,那裏面充滿了怒火,似乎一觸即發。他們在槍後面無聲地討論著什麽,迸射出堅定的光,使我爲之震撼。
             天空頓時失去了原有的色彩,呈一片黑暗,這或許就是死亡的征兆。一場紅色的厮殺,將在我們的國土上進行。雨水把平坦的土地澆成一片浩渺的沼澤,層層疊疊的稀泥吞沒了敵軍的腳步聲,敵人如死神一般無情地吞噬著這方紅色的土地,內心充滿了喜悅感。紅色述說著,伫立著,搏殺著,用自己的身軀覆滅了黑色的欲望,驅散了黑色的陰霾。
             在這場戰爭中,他們流血,他們離散,他們猶如一盞明燈,在黑暗中閃爍著光芒,給那時的中國帶來了光明和希望。
             在硝煙的罅隙裏,某個頂天立地的男子,舉著炸彈高喊:“同志們,爲了我們的安定生活,趕走小日本鬼子,取得戰爭的勝利,沖啊!”
             在這呐喊聲之後,無數人不畏槍林彈雨,他們毫不動搖地前進,前進。然後,有的人倒下了,有的人繼續沖鋒陷陣。
             黑與白的光影在他們身上交彙,沒有什麽能夠阻擋他們的腳步,沒有什麽能。鮮血在祖國大地上彙聚成河流,繼續向前奔騰著。在這赤裸裸的單調畫面上,他們的形象烙印在我的心上。
             當晨風把飄渺的思緒吹散,黎明的清淚又一次漫過臉頰,回憶從中抽回,從濃煙滾滾的戰爭中離開。幾縷陽光從樹梢的間隙中透射過窗戶,我們沐浴著陽光,感受著心的溫暖。
             然而,在盛世裏的我們失去了勇氣,失去了激情,失去了紅色光芒。我們在困難面前畏縮,在繁華的都市遊走,在十字路口徘徊。我們追逐功名,垂涎利祿,在整日的奔波間,失去了方向,迷失了自己。
             七十年前,老一輩的人吃不飽,去依舊握緊紅纓槍站得筆直。在那場血淋淋的戰爭中,磨砺了他們的意志;在腥風血雨的洗禮中,使中國變得強大。他們——優秀的中國共産黨員,就像草原的雄鷹在美麗的天空中高飛,掙脫了侵略者的束縛,獲得了渴望已久的自由。陽光在那時顯得格外耀眼,狠狠地灼傷了帝國主義。
             七十年以後,我們沒有任何物質上的困擾。紛繁鬧市,霓虹閃爍不斷,燈紅酒綠之中,我們盡情地揮霍。身邊的事物,不斷地更替,成長路上沒有任何險阻,可我們依舊感歎生不逢時,依舊借酒消愁。
             身後,一座座高樓大廈崛起。我們在共産黨的擁護下成長,他們用七十年前的熱情,爲我們打開了一個美好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 你看,清晰的紋路牽動著我們的血脈。慢慢攤開手掌,我們的血液將會重生。感受著血液在體內流淌,在燃燒。是的,一樣的血液,使我們擁有一樣的靈魂。
             七十年前的精神,如格桑花一樣美麗,似丁香一般馨香,在風中飄蕩,在我們體內蔓延。 

          在滄海中,我是一粒沙。
          我,隱藏在茫茫人海中。我既沒有柔美的身段,也沒有亮麗的雙眸,但我有進取的心,有似水的夢懷,有崇高的理想,我堅信腹有詩書氣自華。
          我,不願隨波逐流。在《未選擇的路》中弗羅斯特曾寫過:“黃色的樹林裏分出兩條路,可惜我不能同時去涉足。”“而我選擇了人迹更少的一條,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。”只融于大衆的我便成爲了實實在在的平凡人。我不願去走別人庸俗的老路,去過跟別人同樣庸俗的生活。在偷觑他人的同時,也否定了自己。
          我,不願隨波逐流。在《未選擇的路》中弗羅斯特曾寫過:“黃色的樹林裏分出兩條路,可惜我不能同時去涉足。”“而我選擇了人迹更少的一條,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。”只融于大衆的我便成爲了實實在在的平凡人。我不願去走別人庸俗的老路,去過跟別人同樣庸俗的生活。在偷觑他人的同時,也否定了自己。
          我,幽默寬容。我向來不喜歡看別人滿面怒容的樣子,我認爲他人的笑才是天下最美的風景。所以每天,我都會變成一顆開心果,盡可能地給他們帶去歡樂。“比大地寬闊的是海洋,比海洋寬闊的是天空,比天空寬闊的是人的心靈。”寬容使狹隘的胸懷容納百川,所以對待別人的過失,我都付笑談中。
          我,要做自己。齊白石老先生曾說過;“學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”走不出前人的框架,自然也就不會有自己的天地。當流行泡沫小說時,我感覺那時在浪費時間,當流行網絡遊戲時,我感覺那是在虛度青春。要做自己,看清真實的我,拿出十二分的信心,告訴自己:“我就是我,憑什麽跟他一樣?!”抛掉那些人爲的浮華雕飾,亮出自己的王牌,追求自己的個性,做我自己,最好!
          我,積極進取。小小的我是一粒沙,但不甘于落後,一生庸碌無爲。我願做生命的酋長,做一粒不朽的珍珠淚。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。我渴望朝向藝術之塔,文化之巅,事業之廈,慶功之緣,不負這繁花似錦的時代,留一行紮實穩健的足迹,把美和愛灑向人間……
          這就是我,風華正茂的我,意氣風發的我。
          這就是我,幽默寬容的我,不甘落後的我。
          這就是我
          孩童時候的我,天真活潑,性格剛烈,是家中的掌上明珠,名副其實的“嬌小姐”。現在的我變了,變得更爭強好勝,自尊心和虛榮心更強了。雖然我還保留那種獨特的性格,但往日的歡聲笑語變成了一片甯靜。不過注意了,不是不會再開懷大笑了而是要變成“淑女”了。童年的我,活蹦亂跳,哪兒熱鬧到哪兒,爲此,沒少讓父母傷腦筋,無憂無慮,整日迷戀于吃,喝,玩,樂,忘不了曾和爸爸爲搶一個頻道而爭得不可開交,面紅耳赤,要不是媽媽解圍“兩伊”戰爭又開始了;忘不了在電腦面前玩遊戲,“廢寢忘食”而被媽媽批評了一頓,更忘不了和昔日的朋友玩耍的腳步。現在的我,180度大轉彎,在那人來人往,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重溫那昔日的溫馨,一切都讓人留戀忘返,貼在記事薄上,翻開嶄新的一頁,在那人煙稀少,令人矚目的書店,那充滿誘惑力的音像店......出現了我,如饑似渴地遨遊書海,吸收精因,靜聽那美妙的旋律,放松自己的神經。此時,把全部的魅力釋放出來,投入在自己的愛好中。這就是我,一束耀眼的郁金香,一盆爭奇鬥豔的米蘭。成長的腳步往往留不住美好的時光,彈指一揮間,絢麗多彩的童年過去了,13歲的到來,猶如一切突如其來的“厄運”同時又敲醒了我那沉睡的心靈,我再也不是不懂事,調皮,愛搞惡作劇的我了,家長也開始警惕了,開始攢錢,密切關注著孩子的言談舉止,戒條多了,什麽不給看電視,不給玩遊戲,不准看談情說愛的小說啦等等,就連課外書,家長也翻一遍,怕不健康的內容玷汙了你的心靈,但還是隨心所欲,現在的我有了遠大而崇高的理想,把這裏當作起點向上,再向上,考上重點高中,名牌大學,畢業後,作一名優秀的主持人,這一連串的幻想,雖然遙遠,深不可測,但卻有一顆赤紅的在翻騰,跳躍。

          昨天的我,今天的我,明天的信譽移動電玩城,構成了一幅活靈活現,純真的自畫像。

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