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微信怎麽建群-歲月細筆刻,濃墨潑流年

    • 時間:
    • 浏覽:3291次
    • 來源: 看漫網

    歲月似夢如煙,在流水匆匆的舊時光裏,指撥著悠揚的離去,輕踏著流年遠逝的歌謠,讓故事最終舊夢難尋。那些總怕被覺醒的過往,在回憶不經意的指尖,時常描摹著斷章殘頁下,無法遮飾、而卻被緊扣在心門的絲絲情愫。無論流年是多麽的熏醉,憂傷好像在欲睡的記憶中臆想,似乎總是處于一種沉醉的現狀,最終抵不過筆酣墨影下,生命無可替換的輪回,任手機微信怎麽建群潑墨如畫,亦不過池硯影沉。
      
      淡看世俗,浮塵昔今。無論我身心是如何的乏倦,那些走過的日子,成爲歲月中,流年裏,一段再也回不去,也無法回首的往昔。在滿目滄桑的傷痕中,刻就了往昔的缪想,無法抛去的成熟,就是在曾快樂的臉上,再也找不回往日的微笑。這種飽經風霜的模樣,怎能逃避歲月的老去,流年的蹤影。好像繁華落盡的所有,那般醉知煙霞,心事浩茫的映入夢鄉的孤獨中,蕭條的流雲,朔風眠安。
      
      萬縷情思,如煙散去。曾多少次,一再讓那些感動心間的愛,用漠然的姿態,學著去珍惜,而最終的不言然許,離去的是那麽痛,讓未曾怡情的心,含颦在孤寂深處,泛起一片悲傷的漣漪。殊不知我們離載了許許多多的故事,只是最後的我,也不是你的誰,敢問今生此去,何期再續姻緣?歲月無法退痕的逝去,緬懷了流年中的多少自悲自歎。或許;只能把散去如煙的情思,深藏在隱憾的紅塵往事中。
      
      潸然流語,多少歲月往事,遊思在寂寞的清歡裏,不思量,自難忘,輕指彈笑成往昔。心碎的落幕,逝去歲月,難抵時過境遷,光陰中的片段,是細筆刻下的深匿,流連在感傷的夢都裏,多愁的心在生命的長河裏,斷續訴說著不知歸途的流年敗落,彰顯著青春遠去的離合憂傷,散發的光芒在靜好的光影裏,撫慰著蒼涼的懷念,多少淚落無聲,殘缺而不完美的告端,萦懷感慨的成潑墨勾勒的流年過往。
      
      淚潇雲斷,客墨流年,春華秋實增心涼,紛飛雙鬓落風傷。無數次在懷想的思緒裏,尋找年華縱居的深徑,洗滌在細數的時光裏,是那些走過的風景,用哀愁淚泣,挽留著風蝕殘花的落寞。時光或許很長,而歲月卻一再蒼老,擱淺了年華裏曾懵懂的憧憬,起筆揮墨青春不再來,斷雲掀風空夢折疊。孤獨裏的不期而遇,總是驚擾起悲傷的自酌,無數關于歲月刻畫,就是在細筆潑墨的流年,蔓延了碎去,遙想的未來。
      
      執筆安臥,墨醉素箋。當風輕雲淡,看淡得失的生活,再也尋不到乏味的疲倦時,夢的未來,是否依舊歸鴻。人生過多的坎坷,多舛與歲月的峥嵘,夢空遐思的凝望,跋涉在日月驟雨中,而風姿煙雨,不過潑墨歎流年。運筆抒懷,莫問時光枉年少,只怪韶華別易不青春,漫卷詞句醉春秋,何須揮毫寫憂傷。慨歎在風塵世事中,演繹的物是人非,亂侃了無法傾杯的心扉,不管它世事紛爭,讓萬事隨緣。
      
      往事不眠,寂寞孤斟。時常總會在夜深人靜時分,回憶起曾經血淚不風幹的痛楚,也讓思念在悄然的心田,聆聽那被歲月荒蕪的過去,萬般愁緒,無不讓回憶傷透揮不去的淚痕,過多的遺憾爛漫的舞遍了幾行遣詞斷句。歲月恐慌的笑臉,我該去怎麽回想一段走過的青春年華?曲折蹉跎,追夢譜寫,無奈的事往往在生活中沉澱,太多的身不由己,悠悠成歲月的舊夢,唯有潑墨蘊筆,情歸碎染漫流年。
      
      歲月長河空落寞,多少落花謝千姿。花念兮、姿羞影,清晰的筆迹,寫下對思念淒調的淚唱。傾歌相思,暮晚雲歸的天空,是否你曾也會想起我?你的笑顔如花在我的回憶裏萦回,關于你百轉愁腸的心音,掠過記憶的時空,風拂在想你的滄海盡頭?塵世間人事兩茫茫,歲月裏錯過的刹那,輕輕剝落成流年的古今,所有的最後,終不過塵埃落定。而我逸筆幽城池,墨痕寸斷心。惬意深懷的譜曲,風醉了歲月,被吟箋的紙張,夢筆墨點成弦書。
      
      濃墨流年,勾勒如畫。如果說斑駁的歲月,是年華寂寥的繁華,我想流年的過往,難覓憂思,就算一再多愁的提筆填詞,唯剩的不過歡歌繞錦帷,而被喚醒的,或許只有憂傷的仰望。徒留的心傷,镌刻了歲月一段風塵漸遠,斜筆淚行的疏影,無論幾經潑墨尋香,曼舞飛揚,沉浮在荏苒時光中的,只不過歲月深造的一地蒼老。人生如夢,那些被缱绻的色彩,飄逝隱痛的幽怨裏,不斷經曆著那些被絞痛的故事,流年依舊是風客,逝影如畫。
      
      落葉飄零的姿態,總是那麽落寞而遺憾。拾取時光走過的碎片,那年尋夢苦累的滿腔熱血,不爲山水重涉,只爲接近夢華,無數次伴隨歲月惆怅的彷徨,難料歸途的一路前行。就那樣!走過了歲月裏的多少似水流年,尋夢離鄉的心緒中,是多麽的希望能錦衣榮裝踏上故裏的熱土。歲月的東洋,若生命不息,霜花綻放著的,依是我的壯志不言愁?流年裏,幾經風雨潑墨濃,我卻忘身只爲客,衷腸欲曉涉徒難。
      
      清風昔情流歲改,懷淡幾絲憶舊年。讓心遠離塵囂繁華的一切,攜筆細刻歲月,是否靜守禅心而不染塵,或許是舊年的光陰苦短,消夢曲別笑浮雲,成爲青春裏不可回去的快樂,似水流年無輪回的迹象。幾行流雲水落寂,怎奈流年雨成煙。輕歎的無語,依舊是流年徒增空懷絕唱,有時候的孤單,總是來襲的那麽無法壓抑,羁絆的情感,在塵寰錯亂中,將歲月再次改寫,流年在散場的帷幕中,散去了舊年的昔情。
      
      流年往昔夢空場,一曲離殇斷愁腸。流水匆匆,回首往昔而余傷,靜聽歲月褪去繁華,每每彈曲弦斷的,只是寂寞滄桑了蕭飒,那些無法遺忘的,在生命的一次次等待中,蒼白了時光的沉長,零碎滿地的憂傷,不問幾許離殇與誰傾訴,太多的留不住,就算淚浸牽萦又如何。多少的猶思冥憶,暗藏思緒,慌似春秋華夢萦纏在情結,不離傷,難斷腸,多少夢醒曆曆目,一瞥回眸,不語孤單卻寂寞。
      
      聽風記取,別過光陰。歲月裏細刻的條紋,將往事紋裝。蕭瑟時光,沉醉了流年,光影別過的無奈,無法將心底的喻意難訴。或許;時間裏的我們,都在歲月裏的過客,無論多少擦肩或邂逅,隨著遠去的天涯,斷情無不記取曾經的回憶!很多次,那些曾在經年逆旅中,情融深交的人,偶然的交談,讓人覺得,時光匆匆的淡去了多少曾經。夢去醉裏寂寞,感傷情冷意涼,濃墨潑了流年,歲月唱了桑田。
    

     一片廣闊的世界裏,有幾個幼稚到天真的孩童,有幾聲嬉鬧到喧囂的笑。土地上忘乎所以的小身影一回頭竟那樣熟悉,從沒有這樣想借風的翅膀去飛翔,如此向往遠方,擺脫了束縛,飛到目的地,才發現長大的我,早就離開了最初的無邪。
    一度在邊界上徘徊的我,勇敢邁出的第一步還不算晚。如果沒有文字的喂養,可能長大的感覺還未曾得嘗。
    曾經固執地偏愛一株梅花,長大的我,自然而然選擇了幽溪詠竹,一刹的綻放不如細水長流的明月竹韻。
    曾經有人同我一樣,潇灑是長大的代言詞成了我們的通病,誰都不曾知道,自以爲潇灑的時候是離潇灑最遠的時候,有意而爲之的成熟叫做幼稚。
    成長,就是冶煉然後沉澱,是提煉然後選擇,好比經曆了一場痛苦———把自己一點一點磨碎,一絲一絲錘爛後熬成糊糊的一鍋,再一飲而盡:但是,你還是你。
    每個人都聽見周圍渴望幼稚的埋怨,我曾一度害怕長大,但時光就這樣讓我無所遁形。我以爲成長是很沉重很沉重的,以爲它會壓得我喘不過氣來。但只有當它真的來臨,我才發現它一直都是很輕很輕的。
    體會長大的感覺是在感受離別之苦的時候。本來還相存的別離,在一夕之間把我生生剝離。爺爺最疼我,總把最好的給我,我一直是個長不大的孩子。直到——世上最愛我的那個人去了。我不是悲傷,是被麻木了。從那以後,我再也沒哭過。在夢裏乘一葉小舟順水流去,在薄霧彌漫的時光裏等待目的地,還沒來得及把一切美好裝進夢裏,竟這樣悄無聲息。這樣一次清澈別離,留下的是塵土的步履,帶走的是心底的烙印。成長了的我也覺悟了許多。
    從前不去注意的點滴,今天的我看來一切都是這麽美好,大大咧咧的我,也學會了欣賞分明的四季;從前那個沒心沒肺的人也會在一團蒲絮前駐足觀立,學會在一片落葉前輕聲歎息。
    有人說,成長的滋味是一顆酸甜的草莓,這顆草莓總是只能留給我們獨自一人品味。各種酸與甜只有自己知道,但我們依舊喜歡,因爲我們留戀這種味道。操場曾經活潑的身影裝飾了年少的夢。有的人在染盡歲月履痕的小樓守望,有的人將不甘挂在面前的窗棂上,在學弟學妹的歡笑中尋找當年的幼稚。心底被操場上似曾相識的景象深深抨擊,淡淡的記憶湧上心頭,剝開已被遺忘的真切。關于從前的許多許多,被笑聲淹沒,也被未來承載。你可以多情地拾撷,也可以淡漠地丟棄,從前及其或者遺忘,都不重要。心底依舊是一樣的明天,一樣的風景。
    成長的我們,把心性很好地掩埋——習慣了淋雨的我們,如今也只是撐一把傘,站在雨裏,看那雨絲打在地上碎成一片晶瑩。
    文字,這兩個字徹底改變了我。步入五年級後整天和文字打交道,這種叫做作文的東西,讓我瘋狂的迷戀上了。這個顛覆了我性格的事物一直伴著我,有時候心裏的想法由文字來保管再妥不過。于是——那些不懂事一點點在文字中消失殆盡。
    長大的感覺似乎讓我茫然,曾經的堅定也開始動搖。成長以來,我有了自己的思想,曾經對畢業充滿向往,如今卻是滿滿的怯澀。長大,懂了什麽是朋友,更懂了什麽是分離。
    這些情感隱去棱角,跳到紙上成了一行行文字。寫作時候的我,總能得到一種“甯靜以致遠”的舒坦。而文字,也總是在無意間暗合了我的心境。也常常庸人自擾,在浩渺的天地間落得一份害怕別離。
    我寫作,與潺潺的流水聲無關,與啾啾的鳥聲無關,與朗朗的風月無關。只是覺得這樣做能讓我安甯。我喜歡寫作,如同品茶之人愛茶,讀書之人愛書一般。喜歡在一個安靜的午後,把自己鎖進紙裏。在平淡的光陰裏流動,可以消融我的骨骼。就好像喝茶,啜飲一口,可以松弛了我的心弦。文字留給我的依舊是無言的背景。我會選擇自己喜歡的題材,然後安靜地寫完,安靜地修改一遍又一遍。這是一個略顯繁瑣的過程。我想,人生若是也能同文字一樣修改,一定會更加完美。
    炎日盛夏,正是薔薇泛濫的時節。明豔的紅,鮮脆的綠交織在一起,編一匹錦緞。不比踏雪尋梅詩情畫意,不比寒山訪松清幽自在,這樣熱的鬼天氣,沒人來賞花的時節,薔薇不合時宜地開放了。
    日落人間,穿庭弄樹。我的思緒,在無岸無渡的時空裏回轉,我恬靜的心懷,在花香酣夢的風景裏吟哦。一朵薔薇引出如夢般的往事,試問誰又有這份心?
    當薔薇飄落,零落成泥碾作塵。只有香如故。化作紅泥,抹不去的,依舊是一縷香。此刻,我的心靈猛然受到了洗滌。哪怕零落成泥,也不會忘懷她的容顔;哪怕繁華落盡,也會留存永恒她的幽香;哪怕碾作塵土,也會記得她翩然離去的背影。
    有時候,莫名的心情不好,不想和任何人說話,只想一個人靜靜地發呆。有時候,會一個人躲起來脆弱,不願看到自己的傷口。有時候,走過十字路口,心底會不由自主想起從前。有時候,發現自己一夜就長大了。這是我成長的風景,記載著我們共同的約定。
    在這裏,時光悄然從指尖流去,六年的相伴成了擦肩而過的距離。待到繁華落盡,被年輪打磨得平滑如鏡,回望過去,長大的我們,都不再回去。
    長大了的我,已然習慣聽風路過,聞竹淺唱。對從前,只剩淡淡一笑,淺淺飲一口茶,伴著過往一切喝下——我還是手機微信怎麽建群。

    2001